4.10.2008

現實病

有時候覺得我生病了,只看得見現實的世界,那些原本該擁有的想像力,幻想,白日夢,都像紙張般被整齊對折,雖無所不在,卻見不得摸不著。看不見人們背上的翅膀,看不見路邊野貓的微笑,聽不見雨滴認真的節拍,聽不到車水馬龍頻率中的呢喃。除了那些不該看見的之外,我還能看到什麼?

我期待著有痊癒的一天,去享受那些曾在的虛幻。我想重新尋找童話,醒來太久,我想再進去被折入人間的那些夢境。能去觸碰就活著。

2 comments:

exdeath said...

這個要看哪一科?
約個時間一起去看吧

老鼠 said...

路邊野貓的微笑?
為什麼我總覺得路邊野貓總是賞我個大白眼?
不過還是很可愛啦~哈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