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.06.2008

穿透

洗澡時赫然發現,掌心裡的皮膚刺入了根頭髮,細細的髮絲突兀地插在皮膚裡,怪似從那長出來的毛髮,怯然而立。

天色灰闇,初春特有的那種不明不白的陰天,若沒真的開窗出去看看,沒辦法知道到底是不是在下雨。洗完澡後,我慢慢的把那根頭髮拔出,頭髮刺進去手掌的那部份清晰可見,呈現一種曖昧的半透明,很是不自然。從你傳來訊息的幾句開頭後,我就明白意圖了,看透別人意圖不是我的錯或什麼聰明,是對方掩飾太差。一種試圖從既有的、熟悉的角度切入,笨拙的若無其事模式。只不過是想索求一點同情罷了,也許她正覺得難得有人也許會同情她,可我沒辦法給予別人同情,我只覺得那是他人的悲哀。

既沒辦法給別人同情,也沒辦法徹底教訓別人,說不出什麼「是妳自己造成的」的話。表面溫和,內心殘酷,這是我悲哀之處。髮絲好不容易刺進了掌心;而手掌竟然就這樣被刺進去了,拔出來時,帶著一點點奇妙的感覺,好可惜。
我究竟該為毛髮還是掌心感到惋惜?

3 comments:

said...

好漂亮的樣式啊~如果我也有一個就好了~XD

fuyei said...

怒姐~
你的樣式已經很漂亮了拉

pegeen said...

一次我夢見,拔腋毛,拔著拔著,赫然發現手掌心長出了一堆毛。

於是採取除草的手段,用力將他們連根扯出。
事實上我只擔心,手掌心會不會跟泥土一樣翻了個亂七八糟,並沒有想到流不流血的事情。
只是,這樣要怎麼護手?護手才是大問題啊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