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03.2010

新年

為了慶祝新年,做了一個極其偷懶的樣式,完全沒有用到圖片!

不過原本狹小的閱讀空間終於被解放開來了,當我寫的字少時,看起來會更空虛。
這種空曠、低彩的配置才符合意識流的感覺,本來是還有更噁心(神經質?)的表現方式,只是我覺得部落格還是要回歸到閱讀這件事情。看起來很引人注目,實際讀起來一點也不舒服這種事情,我不太敢嘗試。


除了看煙火以及吃火鍋之外,新年都待在家裡。看了電影「陌生的孩子」跟幾乎一整系列二次大戰紀錄片。
老媽在家時做了一個失敗的披薩,我們家的長輩,對小孩付出的方式就是餵食,我的愧疚感總是隨著挑嘴而來,我讓老媽傷心不少次了,從小到大。
今天老爸聊了一些他與二次大戰之間的一些事情,他出生於1943年,也就是二次大戰結束前三年,當時台灣為日本的殖民地,到了二戰末期美軍也有來台灣轟炸,包括宜蘭。當時兩三歲的老爸在宜蘭鄉下,家裡附近是日軍的軍機場,目擊巨大的B29低空飛行而過,引擎聲異常地大,伴隨而來的是爆炸、火焰與彈痕累累的水泥路,這些場景在他惡夢中不知反覆上演過多少次。那支叫做戰爭的巨大鐵勾,就這樣用尾端巧妙而緊密地勾住了一個孩子的夢境。事隔多年,老爸說他一直到幾年前才不再做這種惡夢。

我不太能想像一個五六十年伴隨的惡夢會是甚麼強度,我很喜歡阿凡達關於入夢之後回到另一個人生的那種設定,很有想像力,充滿希望也充滿遺憾。

祝大家新年愉快!

2 comments:

老鼠 said...

我想看你說的神經質樣式ㄟ,人生嘛~
新年快樂呀~~~

fuyei said...

心虛了...下次啦
幾時要吃飯